關於部落格
玉里郵政 981 謝謝!
  • 80641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巴紐案關鍵報告 金紀玖以奇特攀龍術巴藍吃綠

巴紐案關鍵報告 金紀玖以奇特攀龍術巴藍吃綠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08-05-14 10:06:50  


  
  中評社香港5月14日電/“行政院”副院長遇外交金光黨,涉分贓貪污;陳水扁竟不處理,涉瀆職吃案;金紀玖以奇特攀龍術巴藍吃綠,搞出台灣政府60年 來最大的醜聞。10億元分到誰的口袋?

  據最新一期《時報周刊》報道,半個世紀前,一名身形瘦高卻咳嗽不斷的少年,在黃昏的台大校園裡專注地練習氣功,站在少年面前指導他的,是一位溫文的中 年儒者。兩人的師徒關係只是短暫的意外,但這場
金紀玖日前被台北地檢署通缉,時效三 十年。
意外不僅因此改變了少年羸弱的體質,更讓他一輩子受用無窮。

  中年儒者是當代國學大師南懷瑾,而這名少年,正是引爆巴紐建交詐騙案的男主角金紀玖。兩人是否真為師徒,近日成為這場外交詐騙案外的茶餘話題。

  事實是,當時還在念初中的金紀玖,因為讀大學的哥哥是南懷瑾的學生這層關係,曾經跟著南懷瑾學了幾次氣功,以改善咳嗽不斷的宿疾。這樣的因緣際會,也 讓成年後的金紀玖引以為傲,每逢重要場合必以“懷公弟子”自居,更因此攀附上正式拜過南懷瑾為師的劉泰英。

  台電遇見孝勇

  “他是個很膽小的人,但能言善道、舌燦蓮花,加上外表斯文,給人印象不差。”金紀玖在建中時期的同班同學這樣形容他。事實上,因為成績不算好,金紀玖 四年的建中生涯(留級一年)相當低調。

  當年他的同班同學,還包括胡定吾、焦仁和等赫赫有名的人物。日後,金紀玖成立“海峽兩岸交流基金會”時,還邀請焦仁和擔任董事,不過焦仁和看了所有董 事名單後,並沒有答應。

  高中畢業後,金紀玖考上台北工專機電科,於一九七九年進入台電,曾經擔任過機電組組長、施工組副主任等基層主管。金紀玖在台電時,正好遇上台電大樓的 興建期。這棟地上二十七層、地下三層、高度一百二十七.五公尺的建築物,是當時全台第一高樓,施工難度相當高,金紀玖日後能在工程界鑽營,就是在這時打下 來的專業基礎。

  更重要的,是他在這段時期認識了在中興電工的蔣孝勇。這是金紀玖這一生遇見的第一個權貴,他常跟著蔣孝勇,幫忙打點吃喝交際,從蔣孝勇身上,他也深切 地體會到“關係”的重要性。可惜蔣孝勇並沒有重用他,不久金紀玖也離開台電,到中華工程出任總務副主任,但時間並不長。

  政經二代跟班

  一九八八年離開中華工程後,金紀玖隨即到美國與在駐洛杉磯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工作的妻子及兩子女相聚。據了解,金紀玖的妻子金劉淑慎來自苗栗醫生世 家,家世相當好,日後金的兩個小孩都學醫,也是受到妻家的影響。

  而當金紀玖在今年四月二十九日從福州出境到日本,也很可能是為了去“探訪”在東京開醫院的妻舅鄭茂榮。鄭茂榮是金鄭淑慎的兄長,已入日本籍,日文名字 為靈光茂榮,是日本的腸胃科名醫,目前在距東京兩小時車程的千葉市開設醫院。

  兩年後金紀玖回到台灣,透過與蔣孝勇的關係,進入中興電工跟了谷正綱的兒子谷家華,當他的特別助理;之後再到唐榮鐵工廠,擔任總經理嚴雋泰(嚴家淦之 子)的助理,做他最擅長的公關工作。一直到嚴雋泰因為工程爆發舞弊,金紀玖才離開唐榮。

  由於谷家華與嚴雋泰都是官場第二代,往來的對象也多是政經界的二代公子哥,金紀玖跟著他們到處交際應酬,雖然身分不同,只是個小跟班,但也很清楚地看 到了這些公子哥需要什麼、喜歡什麼。這段期間,等於是他日後遊走藍綠、穿梭政商的歷練階段。

  離開唐榮後,金紀玖接著到國民黨的黨營事業灃水營造,擔任營造副理。但當時灃水總經理是張止戈,他顯然不喜歡金紀玖的逢迎奉承術,將他整整冷凍了一 年,卻不知這一年反而讓金紀玖攀上頂峰,認識成就他日後長袖善舞的人脈源頭--劉泰英。
  巴結上劉泰英

  關於金紀玖如何攀上劉泰英的馬屁事蹟,一位與金紀玖相識三十年的朋友甚至比喻成韋小寶:“足足可寫成一套現代版的《鹿鼎記》。”其中最經典的就是占車 位之術。

  劉泰英當時雖然高居國民黨投管會主委,也有司機,但非公務時間,他大都自己開車。劉泰英喜歡爬山,每周日早上必到木柵指南宮爬山,卻經常為了找不到車
位 苦惱。金紀玖知道後,連續四個月,周日一大早就開車到山下占好車位,等劉泰英到了,他才趕緊迎上前去,必恭必敬地說:“泰公,車位幫您占好了。”

  此外,他也對劉泰英身邊的隨扈、司機特別打點,經常藉故送些名牌領帶、鋼筆之類的禮物,好打聽劉泰英的行程及喜好。遇到有民進黨人士或媒體批評劉泰 英,他還會私下擺攤消音,不少黨政線媒體記者都曾參加過金紀玖的餐會。當然,他也會很技巧地讓這些“貢獻”,傳到劉泰英的耳裡。

  一段時間下來,劉泰英對這位態度恭敬、做事靈活,又同是南懷瑾弟子的小副理愈來愈欣賞,幾乎把金紀玖當成助理。之後,投管會成立了金泰建設,在劉泰英 的力挺下,金紀玖出任總經理,當時的董事長朱婉清只是掛名,因涉及中央廣播電台掏空案,逃出台灣後,金紀玖便接下董事長一職,也開啟他與綠營高層的交流大 門。而“金泰”的公司名,更不免讓人對劉、金兩人的關係多幾分揣想。

  魔手深入綠營

  當時,劉泰英是李登輝最信任的大掌櫃,也負責替李登輝暗中“挹注民進黨”。長袖善舞的金紀玖深知綠營未來的發展潛力,自然也沒忘記要暢通這條綠色大 道。

  在此之前,金紀玖與綠營人士最早的交集,是一九九三年透過前環球電視董事長吳子嘉的介紹,認識當時在張俊宏主持的美麗島辦公室擔任主任、現任考試院保 訓委員的陳淞山。在當年陳淞山的印象裡,金紀玖是一位“很有禮貌的商人”。

  金紀玖在擔任金泰董事長後,也入主黨營事業力甲營造。一九九八年,力甲股東改組,增資一億九千萬元成為甲級營造廠,最大股東就是劉泰英主導的中華開發 工銀,第二大股東則是張俊宏主導的全民電通,其他才是一些民間小股東。據當時在力甲的同事表示,當時金紀玖還跟銀行借了兩億元。此外,由於金紀玖認識陳淞 山在先,是否透過陳淞山與張俊宏這層關係,將全民電通資金引進力甲營造,也值得推敲。

  陳淞山屬於第一代阿扁童子軍,曾經當過陳水扁“立委”辦公室主任,輩分比羅文嘉、馬永成還高。而陳淞山與柯承亨又是中興法律研究所的同學,金紀玖才有 機會透過陳,進一步認識柯承亨,不過那也已是一九九八年的事了。

  細心低調、風趣幽默的柯承亨與媒體互動良好,加上略帶圓胖的身材,被暱稱為“小亨利”。他是陳水扁擔任“立委”時的助理,由於法律背景又精研軍事,扁 當年揭發的許多軍事弊案都是出自柯承亨之手,扁競選“總統”的“國防政策”白皮書,也是由他操刀。

  在被檢調查出與金紀玖關鍵性的手機簡訊後,對於行事低調的柯承亨會捲入其中案件,許多民進黨人士都感到意外。而金紀玖的朋友則推測,金紀玖工於心計, 很會對“人”下手,柯承亨應是他長期鎖定的經營對象,所以透過柯承亨,金紀玖相繼認識邱義仁、洪奇昌兩位綠營中堅人士,才有後來的林文淵、黃志芳,甚至陳 水扁。一座看似森嚴的綠色城堡,就這麼一道道被金紀玖攻陷防線。

  諷刺的是,據金紀玖的朋友表示,金其實與洪奇昌交情最好。再對照十億外交詐騙案爆發後,洪奇昌率先對邱義仁重砲轟擊,卻絕口不提他與金紀玖的交情,不 免令人有亟欲撇清關係的聯想。

  選前送扁古船

  另一個與金紀玖關係密切的綠營人物,則是人稱陳水扁帳房的林文淵。爭議性極高的林文淵,應該是“董事長經歷”最完整的綠營人士,一路在中鋼、台電到台 汽電擔任董座,去年還回鍋中鋼。

  儘管“立委”邱毅點名林文淵最可能是“第三人”時,林文淵嚴正立誓切腹否認;但從林文淵胞弟林文清在金紀玖的力甲建設擔任副總,公司財務帳目又由林文 清的太太主管,加上林文淵到台汽電後,鹿港、台南兩大工程都是由力甲營造承包,林文淵恐怕很難撇清他與金紀玖的關係。
  林文淵有沒有介紹陳水扁與金紀玖認識,其實一點也不重要,以金紀玖當時在綠營的觸角,要認識“台北市長”並不難。

  在合照曝光後,陳水扁當然無法否認認識金紀玖,但是否真的如“總統府”聲明所說的“素無交情”,就值得商榷。據熟悉人士表示,在一九九九年陳水扁市長 選舉失利後,金紀玖乘機雪中送炭,花的心血不輸當年對劉泰英,“簡直像在燒冷灶。”


  由此看見,兩人之間就算談不上深交,也一定有某個程度上的交情,這也是向來聰明多疑的邱義仁,會如此信任金紀玖的原因。一般推測,金紀玖後來能出任財 團法人中華顧問工程司副董事長,多少也有與陳水扁的“報恩”有關。

  藍綠通吃,讓金紀玖無往不利。金紀玖的友人表示,金曾經在二○○○年“總統”大選前,準備了一艘古船,要送給當時看好的連蕭,連上頭印著連蕭的旗子都 插好了;就在二○○○年選前幾天,金紀玖還特地搭機到香港找鐵板神算,結果算出陳水扁會當選,金紀玖也就開始準備向綠靠攏。

  後來果然政黨輪替,於是金紀玖立刻把古船上的旗子換成扁呂,改送陳水扁,見風轉舵,由藍轉綠。

  轉進大陸失利

  進入中華顧問工程司,也是金紀玖企圖將他的人脈版圖擴展到大陸的開始。

  二零零一年,後來涉及高捷弊案的皇昌營造也投資力甲,這使得金紀玖有更寬裕的空間發展他自己的人脈事業。透過劉泰英的關係,他看到對岸市場的潛力無 窮,於是多次前往大陸考察。當時劉泰英的中華開發在大陸投資了幾家電子公司,工程便全由金紀玖攬下。

  接了中華顧問工程司副董事長的閒缺後,金紀玖更將重心完全放在大陸。據和他一起去過上海的朋友表示,金紀玖為了拉攏與大陸政界權貴的關係,幾乎無所不 用其極。“他甚至還很認真地去學唱京劇,《孔明借東風》更是他的拿手戲碼。”,在二零零一至二零零四年間,還曾邀請大陸京劇團到台灣演出。

  只可惜,金紀玖這一套在大陸吃不開,最終還是落得鎩羽而歸。金紀玖在二零零四年回到台灣,繼續他在力甲營造的工程事業,之後爆發的台電六輸弊案,也是 從那時開始。

  雖然金紀玖在大陸投資失利,也不是全無收穫,他的確也結交了幾個權貴,擁有自己的另一個窟。

  好賭好色成性

  外界對於金紀玖的觀感,多半是好賭成性,經常在周末邀約打政治麻將。事實上,金紀玖是在力甲營造時期才學會打麻將,而且每底一千元的賭注不算大。金的 友人表示,約打牌只是名義,約在“招待所”打牌才是重點。

  金紀玖的招待所在台北市龍江路一棟不起眼公寓的地下室,一位曾去過的企業家形容,“簡直是劉泰英招待所的翻版,連總管小梅,都是同一人。”因此,金紀 玖之所以邀約打牌,多少也有點宣示他“與泰公很要好”的意味。
 
  除了小賭,幼時身體不好的金紀玖極重養生,很少喝酒,最多也只是淺酌一兩杯紅酒。外傳他千杯不醉,其實他的酒量很差,能在一場應酬下來把對手灌得七葷 八素,靠的還是那張舌燦蓮花的嘴。

  惟一會讓金紀玖暈船的,是女色。由於老婆長年在國外,他為了打關係應酬又經常出入酒店,而且一擲千金的海派,加上會說話,擁有不少歡場上的紅粉知己。 當時,金紀玖幾乎和所有台北市的酒店媽媽桑都很熟,據說他一流的床上功夫,還傳遍歡場界。

  精心鋪陳人脈

  能夠一手遮天、瞞天過海,把一竿子高官耍得團團轉,金紀玖到底有何天大能耐?從金紀玖的崛起事蹟看來,他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大本事,惟一的本領是很懂人 性,這從他的送禮哲學就不難看出。

  “他會先鎖定目標,仔細觀察,找到弱點後就大舉進攻。”朋友眼中的這些弱點,有的是錢,有的是名筆名錶,有的是情色歡場,有的是吹捧阿諛。早在一九八 零年代,金紀玖送禮的行頭,就是價值十幾萬元的古馳名錶、萬寶龍名筆,買來準備送官夫人的翡翠手鐲,一口氣就買二十只。“留著總會用到。”這就是他的送禮 哲學。

  豐沛的人脈,加上接不完的工程,的確幫金紀玖賺了不少錢。不過他賺得多,花得更凶,他深信“花錢做關係,一定賺得回來”的道理。他曾經一個晚上在酒店 應酬花掉上百萬元,只為接一筆五百多萬元的小工程;一年後,他就從同一個人的手中,攬下上億元的工程。

  也因為金紀玖在鋪陳人脈的花費驚人,讓他沒有太多的資產。據了解,為了取得台電六輸工程,金紀玖幾乎耗盡最後的資金,以致力甲營造在二零零六年出現資 金缺口,之後金紀玖找到機會抽身,由股東之一的錢育城接任董事長。

  一個月後,力甲就接連跳票,正式爆發財務危機,錢育城在無外力支援,工程又出問題的雙重壓力下,投河自盡。後來力甲關門,金紀玖又倒了別的包商三億 元。金的前同事表示,他當時把公司買的雞血石、骨董、雕刻等貴重物品,全都帶回家,一個都不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